<风有轨迹>

μ'sic forever!♪♪♪♪♪♪
这里逝昼。
写文画画搓音游[瘫]
退圈了不扩列(。

画什么同人……就算画了也懒得发,不如堆点摄影图[。]

川美。
这个目标在手久治不愈之后听起来似乎更加遥不可及了。
最近心情一直压抑。想画水彩发现无从下笔,平日里得心应手的散文也是毫无思绪。
捧着汪曾祺先生的《人间草木》与林清玄先生的《思想的天鹅》勾勾画画,慢慢看着。至于王国维的《人间词话》,余秋雨的《文化苦旅》和因为没有翻译看不懂的《诗经》及《聊斋》算是彻底放在角落里落了灰。因为手的缘故,琴也许久未弹过了。
忽而很想念为了过十级每天疯狂练琴的时光,我仍记得辉煌的大圆舞曲第一段里指尖在四个八度里跳跃的轻快。然后又想起了疯狂迷恋西村由纪江曲风的时候,去网上各种找谱弹了她的曲子两年多,然后扒LL的谱去了。

高三它究竟代表着我要放弃多少,付出多少呢。
再过两周就是高考听力了,我的报名表上“艺兼文”依旧醒目。
路,在哪呢。

评论(2)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