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有轨迹>

μ'sic forever!♪♪♪♪♪♪
这里逝昼。
写文画画搓音游[瘫]
退圈了不扩列(。

辰涛终章 [分班] (高虐?x)

首先这篇算是我自己辰涛段子的YY文的结束吧,同人中篇在慢慢写,但段子以后不会有了。
这篇主要是分班以后自己有一些感触写的。
纯属个人YY,如有巧♂合……嗯……祝你们幸福(x)
辰涛二位看到了请别打我orz(也不要往我脸上杀球真的很疼quq
有话好好说(suo)otz
谁要的来着是不是一堆人oyz
我以后不写辰涛的日常段子了啊。
文笔渣爆请各位戴好眼镜。




分班之后一切都变了。
陶海涛不知其他人如何,但起码王梓辰越来越少和他说话了。
他此刻突然无比怀念以前虹阙组的三个基友还在的时候——好吧,文姬就算了,虽然他自己也有些莫名其妙,但大概就是自己说的某一句话无意间得罪到她了吧。分班后没了Judy和Leo的夏花组让他感觉是越发冷清了。
看着王梓辰和教主天天腻歪在一起,他不禁有些恶毒地想,马卡龙去实验班了你就来我这里把王梓辰抢走算什么。
罢了,仅仅是一闪而过的念头罢了,这样的自己真的很可笑。大概在别人眼里,他也不过是王梓辰最好的朋友之一。从前是,现在不是而已。或许以前的一切不过是他一厢情愿——又或许他从不曾走进过他的世界吧。
距离真是……太遥远了啊。陶海涛看着一如既往在晚自习上趴着睡觉的同桌,才突然回过神来想起自己已经发了很久的呆,摊在面前的化学黄皮一道都写不下去。
——我怎么这么纠结啊啊啊!想着陶海涛懊恼地摸了摸后脑勺,继续写那本加载速度为2G的习题。可是他忽略了一点,王梓辰的眼睛就算睁开也像是在睡觉,于是理所应当的,陶海涛的一举一动他都看在眼里了。

王梓辰怎么可能毫不知情。
王•dalao•早已看透一切•梓辰也无可奈何。他知道——他清楚,这家伙的心意什么的,随着陶海涛跟在自己身后跑步,和自己一起去理发,和夏花的周末活动,和自己在球场上比肩的默契,支支吾吾说不出告白的话时脸涨得通红的样子,一并在脑海里旋转翻滚,一帧一帧清晰无比了。
他也知道自己很奇怪。几次拦住陶海涛却欲言又止,几次约他吃饭却沉默不语或尴尬地转移到一些无关痛痒的话题几次去体育馆找他却在接触到陶海涛的目光后飞也似的逃走。自己这些奇奇怪怪的举动,想必聪明如他也早该发觉了吧?
真差劲啊,这样的自己。
可是每次看到陶海涛投向他的视线,他总是心如刀绞,心疼又无奈。
每次看到那对眸子里混合着悲伤和叹息的不知名的情绪,他又硬生生地把到了嘴边的字又咽了回去。
他怎么忍心伤害他。
他怎么说得出来。
教他如何说——
‘’我不爱你。‘’

by  逝昼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