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度曝光。

[新古典极简钢琴重症患者]

yys/LOL
这里逝昼,
你好。

刚刚看这个pv有点泪目,一下想起自己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还没告诉大姑,正准备打电话想起来她已经走了两年了。
突然想起头七那天她来我梦里见我,说,你要好好的啊,别让大姑失望。
一瞬间又泪如雨下了。

在她葬礼上的时候我都没有哭这么难过。
也许真的是很迟钝很迟钝吧,迟钝到隔了两年,我才想起来,我再也见不到她了。

哭的稀里哗啦出去找纸,把父亲吓了一跳,说那明天带你去看看她,告诉她好吧?
嗯。
你能听到的吧?
你能看到的吧?
我会把通知书带去好好给你看看的哦?

集训的时候,我很多次想要放弃,却又振作起来,是你回来看我吗?
高三的时候,我很多次撑不下去,却还是打起精神来,是你回来看我了吗?
等到中元节的时候,你会不会穿着你最爱的紫色旗袍回来看看我呢?
你会不会在那边也切好了番茄撒上糖,然后告诉我给我准备了我最爱的冰镇番茄呢?
你在那边会不会也种了香菜,然后想着它们能长齐我哪里呢?

大姑你知道吗,去年过年的时候我们吃年夜饭,三姑说,这个位置是留给我大姐的,她以前最爱吃鱼了,第一筷给她夹。
那一瞬间我仿佛听见时隔一年悲伤再次沉甸甸地压在所有人的心头。
我们就和那个坐在空座位上,以及面前盛满了饭菜的“你”,吃完了年夜饭。

大姑大姑,我好想你呀,我去欣歆园荡秋千的时候,再也没有人切好一盘水果,端着糖番茄,在那个家里等我了呢。
可是你甚至没有等到我高考啊。

评论(1)

热度(1)